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产品简介 > 正文内容

阳光控股理财产品兑付逾期背后 阳光城债务压顶信用评级遭下调

发布日期:2021-11-25 01:35   来源:未知   阅读:
 

  “这笔投资中的资金来源有贷款,也有亲朋好友的借款,如果无法兑付将背负巨额债务。”11月17日一位阳光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671.SZ)(下称,阳光城)内部员工向《财经》新媒体记者爆料,她在针对公司内部员工的华冕聚财理财平台投资近300万元,近期却被客服口头告知理财到期无法兑付。

  根据投资者向《财经》新媒体提供的“华冕逾期兑付沟通会议纪要”(下称,会议纪要)显示,其线万人之多,其中内部员工达3000人。目前,暂无官方公开的兑付方案,仅客服电话通知可展期,或兑换阳光城的住宅、公寓等实物产品。

  据投资者透露,购买华冕理财产品龙腾盛夏预期年化9%,高息回报的背后是这些资金流向为阳光城旗下全国地产项目。不容忽视的是,阳光城债务压顶、资金无法回流,各大评级机构下调其评级。由于实物兑付需要投资人具备购房资质和足够的资金,若不能顺利兑付或并重签展期协议,就等于放弃现有的债权关系,投资者将陷入两难境地。

  此次被爆兑付逾期的华冕聚财为阳光控股体系内部员工专享线上理财平台,除了员工外也可推荐亲友可以购买,年化利率为7%至9.9%,存款期限多为3个月至2年。

  一位阳光城内部员工向记者展示,一笔华冕聚财投资额为50万元的理财产品已于11月12日到期,但却无法成功提现。而另一位前华冕员工给记者展示其30万元的华冕聚财投资,已经于11月9日到期,同样面临无法正常兑付的窘境。

  会议纪要显示,其线上(华冕聚财)线下(华冕财富)规模共达200亿元涉及1万人,其中内部员工3000人。目前,对于此会议纪要的真实性,以及如何保证正常兑付等问题,记者向华冕聚财及阳光城求证但均未获得回应。

  对于理财产品逾期的兑付方案,华冕官网、公告等渠道同样未就此问题有所正面回应。《财经》新媒体记者从华冕官方客服获悉,已到期产品可展期6+6个月(即合同到期当月偿还10%的本金,前6个月不支付本金和利息,后6个月支付剩余本金以及合同利息和展期利息),或阳光城旗下住宅、公寓等实物资产两种模式。目前,实物资产没有清单,可通过公司人力资源登记选房。

  “实物兑付有一定困难,很多员工没有购房资格,也没有钱再交首付。加上目前地产市场处于下行趋势,买到手可能也存在降价风险。同时,公司供应的多是抵房以及尾货,在市场中很难流通。”上述阳光城地产内部员工表示。

  另一位投资者也对兑付方案表示担忧,重新签协议等于放弃现在的债权关系,如何能够保障草签购房合同,且最后拿到归属权明确不烂尾的房产是当下投资人的主要诉求。

  面对投资者进退两难的境遇,北京金诉律师事务所主任王玉臣表示,此时如果签署了延期合同或购房合同,债权债务关系就发生了变化,相当于放弃了理财产品相关权益。如果投资者发现原合同中投资流向不符合合同约定的内容,投资人可以视情况要求返还本金和利息。目前,维权措施包括向相关主管部门投诉,以及诉讼等。

  有投资者表示,包括员工在内的众多客户之所以投资购买华冕的理财产品,除高息外,他们购买理财产品时被告知这些资金流向是阳光城旗下全国地产项目。

  那么华冕与阳光城有何关系?据天眼查显示,“华冕财富”是阳光金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阳光金服)全资子公司阳光泓宁财富管理有限公司的理财品牌;福建阳光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福建阳光)与其全资子公司及一致行动人共持有阳光城41.97%的股权。而阳光金服为龙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阳光龙净)全资子公司,阳光城股权穿透后大股东也是阳光龙净,实控人为林腾蛟(占股98%)。

  按照投资者的说法华冕理财产品逾期未兑付或与阳光城地产业务的债务和现金流压力有关。阳光城的债务压力自今年第三季度财报披露时已显现。10月28日晚,阳光城披露的2021年三季报财报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公司总负债3160亿元,较2020年末增加230亿元,其中流动负债高达2536亿元。公司资产负债率较去年年末的83.18%升至84.42%。

  从财报中不难发现,阳光城盈利情况持续堪忧、现金流已高度吃紧。阳光城第三季度净利润为9.19亿元,同比减少11.57%,而扣非净利润为-17.53亿元,同比减少274.27%。同时,截止到三季度,阳光城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209.57亿元,较2020年末大幅减少195.58亿元。

  内忧外患之际,阳光城还遭到了各大评级机构的下调。11月1日,穆迪将阳光城评级从“B2”下调至“Caa2”,并列入评级下调观察名单,评级展望为负面。此外,东方金诚、大公国际和中诚信均对阳光城主体信用评级进行了调整。

  评级机构下调的原因主要包括,一方面,阳光城短期内债务到期较为集中,偿债资金筹措压力加大;另一方面,公司经营业绩的下滑也加大了业绩承诺完成的不确定性,或将对其未来经营稳定性及公司治理产生影响。

  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分析师陈霄分析称,随着政策强调房住不炒、融资环境收紧,房企融资渠道被大大收缩,同时受限价、限购等政策影响,房企通过“降价跑量”、加大促销力度等方式加速去化、增加销售回款,盈利空间收窄的同时,致使部分财务状况不佳的房企资金端压力加大,偿债压力也较大。

  “近期在大力促销之下阳光城归母利润受到较大冲击,阳光城目前债务压力沉重,而可用资金非常有限,鉴于全国市场偏冷,评级下调对公司形象和后续融资影响极大。”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表示。

  面对巨额债务和流动性危机,阳光城是否还能继续“阳光”下去?陈霄表示,阳光城或可通过寻求债务展期、售卖资产和项目股权,以及回购公司股份等方式尽快自救。

  11月1日,阳光城发布公告称,融资环境及按揭贷款下滑,使得债务的资金来源受到限制,现有内部资源可能不足以偿还交换要约票据,因此将对旗下3只美元债提出要约交换,同时对5只债券的契约修订进行同意征求。

  具体来看,阳光城8只美元债未偿付本金金额共计22.44亿美元,折合约143.2亿元人民币。其中,3只征求交换要约的美元债共计7.47亿美元,交换的新债预计将于2022年9月偿付。若85%以上债权人同意要约交换,每1000美元债原票据本金将得到25美元现金、1000美元新票据及应计利息。这就意味着阳光城为达成此次美元债展期,提高了相应的支付成本。

  截至目前,阳光城5只美元债豁免交叉违约的同意征求已获通过,同时有3只美元债展期也获得通过,不过其中1只回售的债券因技术性原因延期两次至11月17日才通过。此外,除美元债外,11月阳光城还有3只境内债券展期方案获通过。

  广东远景产业董事、知名债务重组专家王佳佳指出,交换要约本质上就是展期,即原有债券到期后,发行人以新债券进行置换,而不是兑付和偿还。同时,对债券契约进行修订,就是发行人与投资人进行协商,劝说投资人在债券到期日再赎回债券。交换要约以及对债券契约进行修订,并没有解决公司流动性风险,仍需公司积极应对未来到期的债务。

  “公司进行交换要约、债券契约修订对阳光城目前的流动性紧张局面起到一定的缓解作用。”陈霄进一步表示,此次阳光城的三只美元债已获展期,但由于提高了支付成本,未来将面临更大的资金压力。为避免出现违约等情形,阳光城或可通过提升自身造血能力,加强销售回款、资产出售、引进战投等活动以应对现金流压力。

  王玉臣建议,若如果公司流动资金、变卖资产等方式仍然无法偿债,投资者可到法院起诉,并申请财产保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